于老师( 咨询 / 微信 ):15801283216
耿老师( 售后 / 反馈 ):13601088361
工作室( 来访 / 预约 ):010-69917060

我一直将德国作曲家费里克斯·门德尔松(Mendelssohn,1809-1847)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Op.64)当作自己对音乐的初恋,它是我听到的第一部完整的古典音乐作品。这首协奏曲并不深奥,但温柔纯净,也少有浓情,却铭心刻骨,它就像在洒满阳光的蓝色天空中缓缓掠过的白色云朵,明朗美丽而又带着淡淡愁绪。——这也恰似初恋的滋味。

 

《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有种神奇的魅力,能令人对它一见钟情,并永不厌倦。它是一部非常有创意的精美之作,其结构安排巧夺天工,其真切情感呼之欲出。协奏曲的首乐章没有像通常的那样以乐队为序,而是让独奏小提琴直接唱出轻柔但热情的主题,急速演奏的旋律扶摇直上,乐队的加入引出感情的激流;随着乐曲的展开,小提琴仿佛自天边飘然而至,引入由长笛和单簧管演奏的略含愁思的第二主题;炫技性的小提琴华彩乐段非同寻常地出现在主题再现之前,并天衣无缝地与再现的主题相衔接,音乐从柔和而挚诚,到炽热而急切,在高潮处直接进入到安详的慢板乐章,小提琴演奏出质朴而深邃的旋律,一个略显激动的中间段落表现出感情的起伏波动,当小提琴的演奏降至迷人的最弱音时,末乐章不间断地闯入,独奏小提琴演奏出舞蹈般的旋律,它轻盈回翔,并贯穿始终,欢乐和幸福的感觉萦绕在整个乐章之中。

 

《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是门德尔松最著名的作品,优美抒情的旋律使它与贝多芬的《春天》、勃拉姆斯的《D大调小提琴协作曲》并列小提琴交响曲之首。此曲问世的缘由要追溯到门德尔松与小提琴家大卫的友谊。1838年,门德尔松产生创作此曲的念头,在写给大卫的信中写道:“灵感在我脑中一闪而过,乐曲的开端使我生心不安。”乐曲一开始并没有出现长篇的管弦乐齐奏,没有前奏曲,也没有独奏家炫耀技巧的表现,只有管弦乐团一个半小节纷扰不安的伴奏,然后由小提琴拉出主要的主题――宛如心灵温柔的呼喊,这大概是门德尔松对大卫友谊的答谢。这种对话不用语言,最美妙的辞藻在心灵交流的瞬间也会黯然失色,音乐是另一中讲话方式,感受敏锐的小提琴家大卫领会到作曲家的旨意。波德莱尔在《大麻诗篇》中讲到“人变为上帝”时,其中有一节论音乐的对话功能:“音乐告诉你关于你自己的一切,向你复述你的诗歌。音乐深入你的全身,而你也会化在音乐中。音乐向你讲述你的激情——但音乐的讲述方式并不是模糊不清得,不是像它在漫不经心的娱乐晚会上那样,不是像它在你去看歌剧时那样,而是积极主动的,它用节奏韵律的每一个运动记录在案你心灵为人熟知的运动,并且使全部诗意进入你的头脑,宛如一部突然获得了的生命词典。”

 

《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经典版本:http://www.youku.com/playlist_show/id_17072327.html

 

音乐伊始仅仅采用单簧管和定音鼓用浅浅的低音配合,衬着第一、第二小提和中提琴隐隐约约的声音,几乎都来不及让人遐想些什么,独奏小提琴悠扬的的旋律便从第二小节流淌出来。这声响就好像清晨初升的太阳,轻柔美丽的光亮抚在村庄之上,又好像还笼罩着雾气似的有种湿漉漉的忧伤。作为音乐,这是一种田园化的浪漫序幕,如果作为生活,这是一个极其美丽而温柔的开场。

 

随着独奏小提的旋律一点点铺展开来,定音鼓淡淡的节奏不知在什么时候褪去,乐队的声效逐渐加进。第25小节和28小节出现整个乐队的和弦重音(00’33),仿佛让这个音乐的世界一下子亮堂起来,太阳跳了两跳跃出地平线,便可以看到开始忙碌的人们和逐渐热闹的世界。小提琴从温柔忧伤的序幕转入急速多变的演奏,乐队的配合则恰到好处地将情感一步步烘托出来,直到整个交响乐队再现音乐伊始时优美的旋律(01’04)。这时再听,心中会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激动,从略带忧伤变得坚强甚至恢宏。乐队在短暂再现开头的旋律之后,又将主角的位置交给独奏小提,短距离的重复和长距离的快速流动交织在一起,使得快速奔跑的乐句变得丰富多彩,聆听者的心情也随之跃动起来,与之一同感受这欢欣的一天。

 

然而作曲家笔锋一转,小提琴的音尾向高远处飘走,长笛和双簧管轻柔地走近听众(03’10),用少女般抒情的旋律向听众娓娓道来那或许有些不安和忧伤的心事。随后小提琴的音色也加入进来,在低吟轻诉中表现出第二主题。

 

似乎还没等到小提琴走出沉浸的哀伤,开头那淡淡的定音鼓又发挥了神奇的作用。(04’31)仅仅是很浅的长低音,加上第一第二小提、中提、贝司类似于开头时轻轻的音符跑动,使得独奏小提琴又欢快起来。作曲家仍然使用之前第一主题中出彩的长乐句三连音来表现欢乐跳跃的情绪,不同的是作者随后又加入了逐渐升高的一个个小乐句来烘托逐渐高涨的心情(04’56),不仅使得旋律富于生动的变化,也赋予了听者不同于之前的欢喜。接下来小提琴与整个乐队的声响交相辉映,互相映衬着推动旋律的发展。这一阶段的独奏小提琴迅速变化着音乐和情绪,多次重复了之前的小段乐句及其变奏,同时又不断创新着完全不同的声响效果。乐队则不失时机地重复着最开始的半句旋律(06’16),但就是这欲言又止的四个音符,洋溢着崭新的思绪和惊喜,留下了无限的遐想与回味。

 

乐队的声响逐渐淡去,只留下独奏小提琴丝丝入扣的尾音。然而这不是结束,却是一个新的开始。

 

(08’16)小提琴带着一种全新的旋律出现,空气中一下子出现了紧张和不安的情绪。随后出现了高低音交替(09’05),仿佛两个人的交谈,谈话的速度逐渐加快,声音也逐渐增大。在这样不免让人暗暗担心的氛围中,第一主题优美的旋律突然再一次由整个乐队重现出来(09’39),心情便一下子从担忧化作了轻松。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回顾一天的劳顿,或许还夹杂着些许烦闷,此时却已不再在意。付出过后的回忆总是让人平静,一切都是那么安详。疲惫的农人与归巢的倦鸟都仿佛消融在这美丽的黄昏中,一切都染上了温暖的橙黄色。近了,近了,看到了村庄里的炊烟与家的灯光,脚步不由得加快,整个乐章也结束在匆匆归家的身影中(14’07)。

 

这样松紧有驰的乐章,就好像是作曲家信手拈来,随心而作的一样,将优美的主题旋律与华丽的技巧展示交融在一起,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唐突和混乱。时而低低倾述,时而炽热激烈,时而欣喜张扬,时而不胜娇羞。有时觉得,这一乐章就好像是初恋的少女,带有着无限的憧憬和喜悦、却又时常伴随着点点忧伤和害怕的心情。有时又会出现乡下的清晨与黄昏,初升的太阳、湿润的露水、忙碌的农人、归巢的倦鸟……从最初安谧潮湿的自然之声,逐渐加入红尘间的熙熙攘攘,最终在一片温暖的橙黄色中寻找到回家的方向。

 

门德尔松的《e小调协奏曲》在 1838年开始写作,但一直到 1844年才完成。1845年在莱比锡格万豪斯音乐厅首次演出。这是他最后几部最成熟的器乐作品之一,它集中了作者最典型的创作特征——如歌的抒情诗,对大自然的浪漫主义态度,幻想的形象,以及光采焕发的戏谑气氛等;其中所有细节的表达具有非凡的美和表现力,乐队色彩精细多姿,而所有这些又都汇合在古典协奏曲的严格的形式之中。这首小提琴协奏曲的产生,是贝多芬之后的器乐创作的一件大事,它在丰富现代小提琴演奏的辉煌灿烂的技巧手段方面起着很大的作用。

 

 第一乐章是热情的快板,它的基本主题充满动力,其高昂激越的情绪在乐章中起着主导的作用。 这个主题的呈示有其繁复的变化和发展,它的曲调进行不时为各种精妙优雅的经过句音型所丰富。有时乐队演奏这个主题,独奏小提琴则在它的音域范围之内疾驰为之装饰;有时出现完整的旋律乐句;有时只听到它华丽的片断;有时只用独奏小提琴最高的银白清亮的几个音来表示对这个主题的追忆。在进入第二主题前的连接段中,还有一个新的主题素材,但它和第一主题的特点相近,也是充沛精力的表现,而且进行更为急速。

 

乐章的第二主题显得有点多愁善感,是一首幽静的抒情诗,起先由长笛和单簧管引出,随后独奏小提琴用更温暖、更美丽的声音来咏唱它。

 

乐章的两个主题虽然有所不同,但总的说来都是抒情性的,并不形成矛盾冲突,而主题在呈示时已有所发展,因此,这里奏鸣曲形式的发展部的规模显得比较短小,但其中的一系列转调仍使音乐焕然一新。关于乐章的华彩乐段,当时的习惯总是让演奏者即兴发挥或自行选择其他演奏者使用的范本,但门德尔松却一反常例,亲自写出华彩乐段的音乐,作为作品的组成部分。由于他曾同第一次演奏这首协奏曲的小提琴家费德南·戴维德详细探讨过有关小提琴演奏技术的一系列问题,所以他写出的华彩乐段既有辉煌的技艺,又同作品的风格和形式保持着有机联系。

 

第二乐章从前一乐章不间断直接转入,它像一首抒情的间奏曲,也有摇篮曲的韵味。乐章采用三段体形式,它的基本主题由独奏小提琴奏出,其宽广的咏唱近似前一乐章的抒情主题,甜蜜而又神伤:。这个主题同《苏格兰》交响曲第二乐章的主题也颇相似,其陈述方式则有《无词歌》的特色。在这里,门德尔松充分表明他是多么善于创作出类此娴雅温柔的旋律来的。乐章的中段是一个庄重的新主题,独奏小提琴始终处于主导的地位,它大量使用的双音和八度音,也很引人注意,与此同时,乐队的作用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显目。

 

第三乐章同前一乐章形成鲜明的对比,其中的诗意形象和表达的感情,同作者为莎士比亚的喜剧《仲夏夜之梦》所写的配乐十分相近。这一乐章也用奏鸣曲形式写成,开始时有一小段引子,主题的形貌很像第二乐章中段的主题,在两个对比性乐章之间它正好起着一种缓冲的作用。

 

乐章的第一主题热情而富于动力,它的进行轻盈、飘逸,令人想起《仲夏夜之梦》那些小精灵的飞翔。 乐章的节奏基础出自一首古老的民歌或民间舞曲的简单而粗野的音型,但是在此之上建立起来的音乐楼阁却又多么优美文雅。一个小提琴竟能发出如此生动而有力的声音,竟能达到如此多样而灿烂的色彩效果,听者从这一乐章中、特别是从这个基本主题中都不难发现这一点。乐章的第二主题同前一主题不无关联,它移在B大调上,先由全乐队奏出,效果强健有力,也有喧闹情绪的一面,它的曲调接近于《仲夏夜之梦》中的《婚礼进行曲》。

 

最后乐章中,所有的主题都充满着向前发展的动力,音乐的进行急速,形象鲜明,色彩清澈而富有细微变化,所有这些,都是这首协奏曲的魅力所在。

 

Copyright © 1987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1091号)